Callous.

马天宇|Spidey|贱虫|快新
微博id「Callous-喑­」
欢迎找我玩儿

【贱虫】You Are My Boy

写了吃醋贱:D

标题源自《超凡蜘蛛侠》中Pete和梅婶的对话

觉得这句话真的又可爱又暖w


   “Peter Parker!我给你三秒钟时间收回你的目光!”


     Deadpool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超凡好朋友Spider-man发火,但老天,他实在忍不了了——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没办法忍受恋人当着自己的面和其他异性暧昧不已,更何况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常人。...


【原创人设】恶魔

单纯存个档,发觉自己粉丝还挺多的……

顺带来个点梗吧?

CP:快新、新兰、白红、贱虫都行


除墨池是自家的外其他都是朋友的


时值傍晚,万物都已消匿了踪迹,徒留一片秋天的残云,无主地在空中飘荡。在这个黄昏的朦胧里,好些东西看来都仿佛是幻象一般——尖塔的底层在黑暗里消失了,树顶像是墨水模糊的斑点似的,一切都显得朦胧而不甚清晰。


云隙中射出灿烂的金光,墨池披着这一身霞光踱步走进教堂,伴随着轻微的声响推开了厚重的棕色大门,阳光透过对面高大的玻璃窗折射进来,将他在夕晖下的翡翠色双眼映得熠熠发光——结束了一天的事务,他正准备接夏鹤子一道回家。...


【原创人设】黑暗童话三十题

好久没出现了,大家还记得我吗?(不记得

沉迷原创无法自拔,同人什么的我可能不会再写了也说不定...

要是有画手能和我互动就好了


◎妹妹的毒药水


宿澄睁眼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一轮圆月占据了宿澄所有的视线,他眨了眨眼,感到有些恍惚的不真实。


说起来,今天是中秋呢。


他偏了偏头,看见坐在床角的妹妹抱着薄被蜷成一团,右手环住双膝,白皙的脚尖微微从被子下面露出来,宿澄宠溺地望向她的脸颊,却发现娇小的人儿正用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专注地注视着圆形玻璃瓶里流动着光泽的液体,妹妹的左手握住瓶身对着月光轻轻晃荡,那液体便也随着...

【双黑】黏着系男子十五年の纠缠不休

——〖污浊了的忧伤 归宿在暮色凄凉〗

*非常喜欢中也的诗w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地,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脑内幻想着与那家伙的种种,用不可思议的细腻语言写下爱的诗篇,执拗地舔着邮票的背面,小心翼翼地将信笺投向邮筒的缝隙,怀揣着不安的心日夜等待。


    向你而去吧——我的心。


    第...

剑灵。

←是自家儿子!

「宿澄」


事情我大概听说了……

也没想到闹得这么大呢orz

大家请看我简介,欢迎找我玩

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个话唠

【快新】系列二「主线」

﹣本篇总共分为两个系列

﹣这篇走主线暧昧风,告白成功x

﹣系列一链接走:http://iksiy.lofter.com/post/38dc13_7bc031c

﹣祝大家看文愉快


­

    [10]


    “这一天总算到了,我从没想过要逃。”工藤坐在软塌塌的沙发上,双臂交搭着,以前所未有的决绝口气沉声道。他的视线从未从茶几前黑色的信封上转移过,“今晚八点,时间紧迫。”


    漆黑如墨的卡片上,白...

   「外表再华丽的事物终究也不过是由普通拼凑出来的、有虚无实的装饰品,充其量带给人视觉上的震撼罢了。你的魔术,说白了也只是障眼法,不过是小偷为达目的而又不失颜面的表面功夫而已。」


这段话我实在不知道往哪里放,也放不成了。

……我去码系列二的(月下)告白,励志写情话

【快新】系列一「日常」

﹣本篇总共分为两个系列

﹣系列二为「主线」走剧情向,风格不同

﹣系列一为日常有病傻白甜向x

﹣祝大家看文愉快

    [00]

    黑羽快斗就一傻白甜,工藤新一不止一次地这么认为。


    哦,可能同时还是个stk变态之类的。嗯,总之不是个好东西,擅长偷东西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个好东西呢,侦探沉思着,又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毕竟他一直以来所坚信的真理是不会错的。新一跷着脚似乎开始了无...

【快新快】BE三十题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黑羽站在街头一角看着雨中共撑一把伞的情侣发着呆,那男生好看的眉眼他至今还深深记着。

他呆站在雨幕中,看着他们从他眼前马路的对面穿过,任凭大雨淋湿整个身子。



2 反目成仇

漆黑的枪口对准侦探的胸膛,似被攫取住了心脏,工藤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他想,白色小偷再也不会对着他亮出那支如玩具般的银色扑克抢了。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日本首席名侦探的墓下,静静躺着一束鲜艳的玫瑰。

黑羽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色西装,神情被乱发遮挡。

——我于你的感情,不过是一场无法传达的爱恋。


4 分手
那天,他们未曾道别。



5 与爱无关
工藤看着兰沾上巧克力冰淇淋的嘴角,下意识抬...

【快新】摸鱼[伪20分钟极限]

很早很早以前和阿成玩的20分钟极限

她给我的关键词是:碎片 手枪 玫瑰花

刚刚无意中翻到没写完的就继续把坑给填上了


    是夜,四周涌动着瑟瑟的寒风,东京本应宽阔通畅的马路却被数十辆警车悉数占据而形成一片拥堵。数架直升机以餐厅大楼为中心将楼顶的天台包围,将寒冽的夜风搅动得愈发狂躁不安。


“KID在那边!抓住他!”随着四周警笛的不断响起,中森银三指挥着警员快速向天台的一角奔去,身着白衣的怪盗却笑着伸手将帽檐拉低了些许,重心后倾使整个人向后倾倒。他就这么逆着风向下坠去,右手顺带掷出明亮的闪光弹...

【喑熠】-Untitled-

前一个月给朋友写的生贺,我家烜喑好帅好攻气啊prprprpr


    微缈的雨点随风带领着飘向远方,轻柔的如同鹅羽一般降落在万物的表面,城市繁华的喧嚣仍是一如既往。空气中夹杂的各种噪音混合在一起击打在耳边,漫步在街边的青年却显得颇为漫不经心。


    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曲,熠洇拎着刚从超市买来的一打鸡蛋往家走,为方便抄近路拐向一个偏僻阴暗的小巷,却无意听见前方有骂骂咧咧的吵嚷声,伴随着几声粗犷的问话,极度不和谐的沙哑语调充荡在这空无一人的小巷里,促使熠洇莫名的心慌。...


「Gute Nacht,Mein Alte Kameraden。」

“晚安,我的旧友。”


呜……金银从没发过糖


他突然收到怪盗的死讯,却出乎意料的平静。
只是走至窗前仰望缀满繁星的夜空喃喃自语:
“喂,我喜欢你。”
如果你听到了,又是否会回应我呢?
——妄想。
——也只是妄想。
「今夜,你不会来。」


逛贴吧看到“用一句话虐快新”产出的小片段

信我真的只是一句话

【澄喑】坑

    细微的雨丝在风的卷拂下飘散,连绵而细微的雨掠过晨雾中还稍显暧昧的万物表面,地面因些微雨水的洗礼而带有微微的湿润,皆覆上轻薄的雨露。细雨仍飘洒个不停,雨势逐渐有扩大的倾向,因风的缘故形成一片朦胧的雨雾,略略模糊了雨中迷蒙的景致。


烜喑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依然穿着宽大的白色风衣,即使在这微凉的天气下也并未系上扣子。半阖着双眼,久久注视着远处几名在草地上踢球的孩子。青绿的草坪也因雨水而附着着些许水珠,足球滚动的同时便与泥混合着溅在孩子们洁白的球鞋上。


“……真闲。”烜喑带着意味不明的语气低声说着,但绝不是羡慕。话毕...

【快新】不明意味的摸鱼

    怪盗只身站在天台的一角,深秋瑟瑟的寒风肆意袭向四周,致使杂乱的刘海略略遮住了他卸去单片镜下的澄蓝双瞳。他右手微微抬起,目光停在手腕处泛着银光的锁链上,紧接着视线自上而下游移至侦探面无表情的脸上。


    怪盗苦涩地笑,身后的披风舞得飞扬。耳边充斥着的嘈杂警鸣声不断冲击着大脑,他想要说什么:“名侦探,我终于……”


    却又戛然而止,徒留耳边一片的空旷。


    侦探抬眼看了...

【明霸】-ablepsia-

*红霸失明设定


    和煦的阳光洒在地上,微风从花丛中穿过,惊动了停歇在雏菊上的蝴蝶,扑闪着色泽亮丽的翅膀在丛中飞舞,却无意间闯入不远处的凉亭。蝴蝶停歇在了少年瘦削的肩膀上,蝶翼一开一合,似是在惬意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练红霸察觉到肩上的轻微触动后微愣了楞,紧了紧握着如意练刀刀柄的右手,在察觉到不过是昆虫后微微放松了些。他无神的粉色眸子略略睁大了些企图看清什么,眼前却仍是一片漆黑。红霸扯起嘴角笑了笑,抬手穿过身前的两缕红发,指尖在触碰到蝴蝶蝶翼的瞬间惊动了它,轻轻擦过他的指腹向远方飞去。...


【新兰】-Discover-

*BUG有,本人太懒不愿改见谅w

*崩坏有

*快新有

*老梗


———————————————————————————————


〈Break〉[决裂]


    『发现了,绝对被发现了…一定,察觉出来了。为什么会发现,到底如何发现的?不明白。』


    『兰。』


    『黑衣组织。』


    『FBI。』...


【奈亚】谜

       骏才学院的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表面上是培育训练可能持有Minimum的小孩,为其机构效力,在身处其中的孩子的眼里看来感触却比其真实意义要深得多。


       一个是拥有灵长类最快一步能力的学院公认的天才。


       一个是未发掘能力却仍然凭借努力而毕...

【快新】镜子

     又是一个普通的夏日午后。


    工藤新一昨日连夜查询案件的相关资料,不顾身旁黑羽快斗喋喋不休的劝说而硬撑到凌晨才入寝。他在睡足后微微睁眼,夏季刺眼的阳光很快不留情面地侵入他的双眼,工藤新一条件反射地闭上眸子,眼角渗出些微的泪水。片刻后他终于适应光亮,偏头却并未看见本应熟睡在自己身侧的黑羽快斗。


    那家伙明明在看见自己百般劝说下也不肯罢休后静静地站在自己身后做着别的事情,与自己一起深夜入睡的才对。明显比他嗜睡的黑羽快斗如今却比...

【快新】-Drizzle-

*半虐半甜向[?

*思路混乱

*6.21黑羽快斗生贺

*有OOC[?

*很渣,很渣,很渣[。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细微的雨丝在风的卷拂下斜落,连绵而稠密的细雨滴打在晨雾中还稍显暧昧的万物表面,地面因长期雨水的降临而形成的小小水洼在雨滴的融入下愈发扩散,偶尔被些许过大的雨水击溅而四面飞散形成晶莹的雨花。细雨仍落个不停,雨势逐渐有扩大的倾向,无数附在窗前因重力下滑的雨珠终于互相汇合,迅速下滑滴至窗沿,形成一片朦胧的雨帘...

【快新】花与魔术

*5.4生贺

*大概暧昧向

*不明所以向

——————————————————————————————————————————


    偌大的会场,密麻的人影,观众席一方的灯光早已湮没,人们挥动着不同色彩的荧光棒却将整个气氛推向最高潮。舞台上闪烁着绚丽夺目的金光,全方位摆动着将整场照耀。天花板上方的灯光紧紧追随着舞台中央洁白如鸽的身影,映得光亮。


    全白的魔术师摘下高筒礼帽,一手托着扬下至身侧,一脚后退半步微微屈身示意整场魔术秀的终结。礼帽伴随着下划的动作“噗”地发出...

【快新】私奔

*越狱play

*原著暧昧向

——————————————————————————————————————————

 

    月色穿透云层将地面镀上一层银光,洒满一地的星华。楼顶是密集的人群,无数直升机与闪光灯将地面中心死死包围,严密得慑人。站在包围圈中的二人,丝毫没有顾及周围紧张的气氛,反倒靠得很近,低语似在说着什么。

 

    「我的处境,你应该明白的吧?大侦探。」怪盗刻意将脸凑得极近,压低着嗓音在侦探耳边轻声细语似是引诱,嘴角浅浅的笑意味不明。

 

 ...

【快新】你轻轻地踮起脚尖

*第一人称

*快斗视角

*原著暧昧向


———————————————————————————————————————————


    狂风呼啸,警笛鸣叫,刺眼的闪光灯将你我围绕,我保持着惯常的扑克脸将斗篷舞得飞扬,似是在宣告终结的来到,而面对着我站在不远处的你环臂抱肩,笑得骄傲。


    你将脊背挺得笔直,挑衅的目光一如既往,我配合地勾起嘴角,魔术依常。只是啊,那瘦弱娇小的身躯不同以往,与我相同的傲然的姿态,美感却比以前添了不...

前方高能预警[并不

前段时间因为某些原因将自己的同人全部删掉,也取消了所有的喜欢。

但是现在决定将原先的东西全部补回来,所以快新这个版面会被我刷的吧[笑

希望看过的也好,没看过的朋友也好,都能够喜欢.w.

-return-

——————————————————————————————————————

    落日的余辉遍布满地,站在夕阳染红的街道上,透过树与夜的黑影直视一边灿烈的火光,艳阳将整个天际晕染为绯色。几片云层密集处隐约露出淡金与殷红,交杂着深沉的玄色混淆不清。

    近处暗沉的马路旁忽地窜出一只灰色的田鼠,却不幸正巧赶上巨型货车轰叫着驶过,可怜的田鼠在巨大车轮的碾压下发出刺耳的惨叫,却也不过持续了短短不足一秒——它被巨大的车轮卷进车底,飞速地同轮胎一同转动小半周,骨骼因被极度的挤压而发出清脆的断裂性声响——或许用粉碎性来说...

喑夏

—————————————————————————————————————————

    炽热的艳阳在天的一边挂起,阳光带着灼热的气息从上空扑面而来。空气粘稠而带着闷热感,就连不时拂过的夏风也只似一片热浪,促使凉意不增反减。世界浸在如岩浆般充斥着热意的夏,明明是连湖水都要干涸的季节,树边的鸣蝉仍是持续地聒噪不停,实在令人厌烦。


    烜喑拖着步子,低垂着头走在路边少许被绿荫遮掩的地方,抬眼愈发觉得困难,半闭半合的瞳眸中映射出一片灼热的光晕,就连周围的景物也快要与炙热同化。被汗水浸湿的衣服紧贴...

..一些坑掉的东西的合集[.

幻听

似烟的霏微飘逸地浮飞着,柔柔地贴在河面,密集的雨丝扬扬洒洒降下,带着些许清晨特有的露珠,一起顺着柳叶划过,随即悄无声息地滴落。


叶漩一人静静坐在因深秋到来早已泛成枯黄的草地,不顾清晨清冷的温度,只身披着过于宽大的外套,任凭细雨在发上渲染,蔓延,形成一片迷蒙。


他的神情很淡,右手紧紧攒着一张白色的信纸,草草扫过内容随手放在一边,眼中略略带着愉悦「真蠢,如果这么担心我的话陪我一起来不就好了。」


他没心没肺的笑,全然忘记了是当初自己不留情面的狠狠拒绝了要跟着一起来的损友,随即任性地一人拖着行李箱跑来这人烟稀少的小镇。


叶...

我在

———————————————————————————————

外界风声有愈刮愈大的倾向,雨珠也愈发有倾泻而下的趋势,银白的闪电在远处撕扯,略略将天的一角照亮,伴随着听去略微沉闷的雷鸣,像极了道不清风格的美妙音乐——明明是雷雨交加的天气,天空却意外的清澈,除隐色的灰白外再也寻不出丝毫多余的色彩。


窗外有风雨在肆虐,真好。


她又会开心了,真好。


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木质的古朴书桌,银白的智能机瞬间黑去的屏幕上反射出系有淡黑钟表的细长手臂,手臂的主人不经意地将它倾斜出一个角度,恰巧映出了熠洇微笑的阳光脸庞。


略略改变了一下坐...

整人play

唔 就是一些小片段无聊时候的脑洞而已啦

——————————————————————————————

首先是采访什么的啦~[


作者:那么对这次行动有什么看法W?

  1. 烜喑:无所谓……反正夏夏平常也经常这样。

烜夏:诶……

作者:意思是自己根本没有打算行动?!

烜喑:大概。

烜夏:哈哈哈果然还是我主动?

烜喑:说的我好像受一样。[瞥

烜夏:异性之间是不分那种东西的啦!?


  1. 熠洇:……我目前还没这个胆量去整浖竹?

浖竹:那是说以后说不定会有?

熠洇:并不……

浖竹:知道了,我来。

熠洇:不造为什么……感到意外的可...

1 / 2

© Callous. | Powered by LOFTER